yy毒药李颖被谁睡过 yy毒药李颖整容了吗 yy毒药李颖的老公是谁图

时间:2016-02-04 15:47:09来源:未知

近几年来视频主播这个职业捧红了不少人,而其中在yy聊天室有一位超级火的女孩---“毒药”李颖,而翻看其成名前的个人经历,无疑给了很多有“星梦”的女孩子一剂“强心剂”,梦想还是要有的人还是要奋斗的,万一实现了呢?但人就怕出名,一旦出名了各种非议就来了,而网上关于毒药李颖的传闻究竟是真是假呢?她个人的感情生活又有如何进展了呢?本文为你来揭秘。

提到网红yy“毒药”李颖,或许她更愿意给自己定位成“歌手”!然而娱乐圈的路并不处处都是坦途,自从在yy上火了之后遭受的非议就多了,因为天生丽质再加上后天精致的妆容,毒药可是没少被人质疑过整容,但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她脸上是动过刀子的,可能四川妹子长得漂亮的多吧,李颖就是个十足的“辣妹子”!

再来就是网传她的老公是“唯爱”,“唯爱”是毒药的赞助人,也许有可能是她未来的老公。“唯爱”比较专一,对毒药没有二心。一个月初步估计给毒药刷礼物不下15万。再加上毒药守护,和其它车队土豪的友情贡献,所以毒药的月收人在所有直播间歌手中排名第一位。但至于两人能不能发展成恋人关系,我们不得而知。
yy毒药李颖被谁睡过 yy毒药李颖整容了吗 yy毒药李颖的老公是谁图

歌手毒药于2015年底发行了自己的全新单曲《零度火山》,也在2015年最后一天公布了由台湾金曲奖导演黄中平执导的MV,之后更以“紫霞仙子”的装扮参加谢娜主持的《偶滴歌神》节目惊艳全场,网络搜索率节节攀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这个叫毒药的女生。原本只是一名活跃在摄像头下的网络女主播,通过自己的努力,毒药从小小的直播间成功走上了更大的舞台。而每一个成就背后所经历的个中心酸,恐怕只有毒药自己能体会。

北京的某所高档住宅里,傍晚六点,一位面容精致的女生开始了她一天的工作。化妆镜前,她利索地给自己描眼线、贴眼睫毛。视乎当日的心情,她会选择相应颜色的假发。一个小时后,她走进一间堆满动物玩偶的糖果色卧室里,坐到电脑前,打开摄像头,登入了一个虚拟的房间。
yy毒药李颖被谁睡过 yy毒药李颖整容了吗 yy毒药李颖的老公是谁图

已有网友守候多时,见视频画面亮起,兴奋地敲击键盘:“老大来啦”、“老大好美”。女生开始唱歌,在歌曲的间隙里念出给她送虚拟鲜花、泰迪熊、棒棒糖等礼物的网友名字。房间的人数从五千迅速上涨到一万,再到两万,三万。“我生日会的时候,人会更多,大概二、三十万人吧。”她如实说到。

女生叫做毒药,有“中国第一女主播”之称,是中国最大的直播互动帝国——YY娱乐的“头牌”。作为YY里最早、也是最成功的表演者,2009年她正式成为职业女主播。透过麦克风和摄像头,毒药每晚为超过30万在线观众进行表演,她对“女主播”之符号意义,使得YY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在致投资人的IPO简介上,都要提及她的名字。毒药甚至和YY创始人李学凌私交甚密。李学凌和毒药的粉丝一样,亲切地称呼她为“药哥”。在月活用户高达1.22亿的YY王国里,毒药是当之无愧的皇后。但在毒药的微博认证下,却低调地写着“流行歌手”。
yy毒药李颖被谁睡过 yy毒药李颖整容了吗 yy毒药李颖的老公是谁图

毒药每一次出现在直播间里的样子几乎都不一样:周一是森女系女神范,周二是古装Cosplay,周三是韩式棒球服,周四是修身旗袍,周五是简单的T恤白衬衫。在比传统主流偶像迭代更快的主播界里,毒药总能用新鲜的样子,保持粉丝的心理期待,获得常驻的高人气。

她对直播房间的精心布置甚至创造了一种模板,淘宝搜索“直播间背景”、“直播间装修”,你甚至能找到“毒药风设计”。代价也是沉重的。为了常以崭新面貌示人,她隔三岔五去捯饬自己的头发,频繁的漂染使头发非常容易折断。发型师告诫她,“再染的话就只有剃光头了”。安分了没几天,毒药又跑去换了一个发色。
yy毒药李颖被谁睡过 yy毒药李颖整容了吗 yy毒药李颖的老公是谁图

在千人一面的主播群里,毒药有着明显的自我风格。YY上游客通常会点时下流行的歌,许多主播表示一天下来要唱二十多遍《小苹果》。毒药却会说不。大部分时间里,她演唱的是当红的网络游戏主题曲,如张杰的《逆战》、姚贝娜的《战争世界》,辅以她常用的二次元妆扮。或是带有浓重口音的粤语情歌,《一生所爱》、《饿狼传说》、《月半小夜曲》。

相关内容

杨钰莹为什么叫岗岗 毛宁和杨钰莹什么关系 杨钰莹现在老公是谁

杨钰莹为什么叫岗岗 毛宁和杨钰莹什么关系 杨钰莹现在老公是谁

上个世纪90年代红极一时的“女神”杨钰莹曾经成为万千男性歌迷的“梦中情人”,而在2011年复出的她可谓是遍

陈山yy外星人死了吗个人简介视频 陈山和美女在一起的照片反差萌

陈山yy外星人死了吗个人简介视频 陈山和美女在一起的照片反差萌

很多网友说,看到yy上陈山的照片都会被吓一跳,因为从来没有见过生得如此奇怪和丑陋的人,但更令人不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