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朝内81号院为什么是凶宅修缮待客 朝内81号为什么不拆灵异照

时间:2016-03-03 15:12:03来源:未知

说起“朝内81号”,相信很多看过同名电影的观众们一定有所耳闻,自2000年后就开始了“闹鬼”的传闻,而网民们甚至将其称作为北京四大“凶宅”之首,而近日,一则关于朝内大街81号院修缮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究竟朝内81号为何不拆而是选择修缮呢?而“闹鬼”一说又是从何而来呢?小编为你一一揭秘。

朝内81号开始修缮待客

“朝内81号搭上脚手架了。”昨日上午,一则关于 朝内大街81号院修缮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因为年久失修的破败感,加上网上流传的恐怖传言,这座曾一度被冠以“京城第一凶宅”之名的老楼,被不少“探险 迷”关注。其实,该院中的两栋楼本是民国时期美国天主教会用作培训学校的老楼。近日,这座百年老楼已封闭大门,开启修缮工作,预计今年10月能再次对游客 开放。

此前,新京报记者曾前往这座北京著名“凶宅”一探究竟。院内一东一西两座西洋老楼的墙面上,墨绿色的爬山虎密布。老楼内布满灰尘,木质楼梯踩上去吱吱响,墙壁到处都有探险者们留下的红色字迹,楼顶上的短截钢筋根根指向地面,楼内不时有女游客故意制造尖叫声。2014年,以京城老宅为背景的惊悚电影《京城81号》上映,慕名而来的参观者激增,朝内81号院的管理人员称“压力山大”。因为一些木质台阶已有断裂和破碎,北京天主教基建办公室主任孟奇称,他们向文保等相关部门申请了修缮,同时希望市民能理性看待这座古宅。
京城朝内81号院为什么是凶宅修缮待客 朝内81号为什么不拆灵异照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朝内大街81号,建筑的外围已经搭起了脚手架,围起了绿网,不少工作人员正在施工。大楼西侧露出的外墙看起来已十分破旧,阳台上还留有老式的花纹。“你看这个墙面都有洞了,屋檐都已经破损了,之前里面只有破旧的地板,基本被拆空了。”据现场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于一周前开始施工,主要在原基础上进行修缮与加固,“里面要基本恢复原样,精装修,大约10月份就能修完。”
同时,朝内81号院的大门紧闭,仅允许施工人员进出。铁门外一张公告提醒,“本院是天主教爱国会办公场所,与电影《京城81号》无任何关联,‘鬼楼’更属谣言。”门外一名保安称,此次施工前,该楼已属于数十年的危房,谢绝游客访问,但每天仍有十多名来客参观。对此,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石洪喜称,搭起脚手架,是修缮工作启动了,不是拆除,修缮方案是在原址按原貌修复。

据了解,朝内大街81号及其中房屋的房屋所有权人为天主教北京教区,房屋所有权证号为东集变字第00044号,房屋间数为188间,房屋建筑面积为2925.7平米。坐落在此院落内的“破败”老楼并不简单,多年前就已被列为文保单位了。2007年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北京市文物局公布《北京市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第一批)。名录显示,建筑现有名称为朝内大街81号,建筑原有名称为 华北协和话语学校、加利福尼亚学院,建成年代1910年,建筑位置为东城区朝内大街81号。在2009年东城区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其被列为9处近 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之一,名称为朝阳门内大街81号近代建筑。
京城朝内81号院为什么是凶宅修缮待客 朝内81号为什么不拆灵异照

朝内81号院为何闻名?

朝内大街81号是“华北协和话语学校”的原址,是美国传教士在1910年作为语言训练中心和休息处建立的。作为培训传教士中文和提供休息的华北协和话语学校。1930年后改名为加利福尼亚学院,开始招生。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曾于1932年在这所学校学习语言。据天主教爱国委员会所掌握的资料来看,东楼只在解放前被一个比利时老太太作私宅用。由于资金问题,这两座楼一直闲置。2005年左右,许多热衷于城市探险的年轻人来此处探险。这栋废弃的小楼曾经被电视剧组使用过多次,其中就包括一手捧红了陆毅的海岩剧《永不瞑目》。

朝内81号院的“闹鬼”灵异传闻

传说一

鬼楼一街之隔的“森豪公寓”的工程从2000年前就一直停工荒废,据传说其中一个原因不是开发商没钱了,而是...曾经在2001年的夏天的某个夜晚,工地的几个工人晚上喝多了,跑森豪公寓的地下室去撒尿。结果上厕所的过程中感觉有股风嗖~嗖~地吹后脊梁。转身才发现地下室里朝北的一面墙上有个洞。于是他们拿着蜡烛过去看。一个工人喝多了就伸脚就把墙轰的一声揣塌了,发现墙后竟然黑漆漆的不见五指,其中一个老工人说是地道,施工打地基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地道了,后来就用砖给封上了,其中年轻的3个工人仗着喝了几口酒就要进去看看,那个年长的老工人说什么也不进去,就离开了,剩下的3个年轻的工人点着蜡烛就朝地道钻进去了。
京城朝内81号院为什么是凶宅修缮待客 朝内81号为什么不拆灵异照

年长的老工人出来以后就回工棚了,约莫过了20分钟,他不经意间从工棚的2楼窗户朝马路对面看了一眼,那个方向正好是朝内大街81号的鬼楼,就发现鬼楼的窗户里忽然闪了几下光亮,然后接着陡燃就灭掉了,四周死一样的寂静。老工人忽然感觉到一丝莫名的不详,不过也没有多想就睡觉了,第2天,昨天晚上进地道的3名年轻工人没有来上班,工友去工棚找也没有发现,第3天,第4天,3名工人失踪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