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设计杀死汉奸丈夫?田仲樵还活着吗孩子干嘛的

时间:2017-09-29 11:07:47来源:168看看网

相信每个中国人对“九一八”在头顶拉响的警报声再熟悉不过,这样看似传统的不惊人行为,却在提醒着国人不忘过去的仙人,也更加珍惜生在和平年代。而在抗日的战场上,东北女人显现出来的彪悍似乎无人能及。今天我们要来聊聊的,就是“活着的赵一曼”---抗联二路军军委委员田仲樵老人。她这一辈子究竟经历了什么?随着小编一起来了解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设计杀死汉奸丈夫以及田仲樵还活着吗孩子干嘛的?

“九·一八事变”以后,尽管蒋介石政府下令“不抵抗”,但是无数有血性的中国人在这里整整战斗了14年——东北从未“全境沦陷”!

国难当头,东北战场上涌现出无数巾帼英雄。

其中,不仅有英勇机智的女地下党员,还有身经百战的女特种兵——从摩托驾驶、爆破到密钥分析、发报、武装泅渡和滑雪等,无一不精。

作客本期“库叔说”的著名军事史/日本问题专家萨苏说:

东北抗日战场上的这些“女战狼”,最后全部嫁给在硝烟中幸存下来的战友,至死不渝。

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设计杀死汉奸丈夫?田仲樵还活着吗孩子干嘛的

东北“赵一曼”杀夫报国

瞭望智库:您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些东北抗战的英雄故事吗?

萨苏:我后来找到了一个东北抗战历史馆的女馆员,名叫田仲樵。她是一个非常善于乔装打扮的地下工作者——可以化妆成乞丐,也可以化妆成贵妇。

她一个人负责三个秘密的联络点,也就是抗联最后的部队(周保中的部队)和境外的国际交通线。

国际交通线指的是我们在境内进行抵抗的组织和境外苏联的联系的渠道。比如,抗联要想和延安联系,不可能通过日方统治区,因为南边太困难了。一般是过了黑龙江或者乌苏里江,通过北方的国际交通线去联系。但是这条线也是日军重点防范的对象,我们地下组织的损失也很大。

一直到抗战胜利,日军都没有办法切断这条国际交通线。

田仲樵先后三次被捕,日军对她严刑审问,前两次,她都凭着聪明和演技蒙混过关,让日军相信她跟这事无关,把她放了。

第三次却没能幸免。因为,出卖她的是她丈夫。

田仲樵在加入抗联之后,把她的丈夫拉了进来。但是,这个人意志不坚定,最后投降了。

她被捕后,始终不肯把交通线的秘密说出来,甚至还用一个办法把她丈夫弄死——她知道,这个叛徒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田仲樵被捕后,除了被审问,还干些给日本人洗衣服之类的杂活。她在洗衣服时认出她丈夫的裤子,就偷偷在裤子里面塞了纸条,写着在什么地方和周保中接头。结果,在回去熨烫的时候,日本人在裤腰里面发现了这张纸条。

然后,日军就到那个地方去查看:几块石头摆开、四块石头掀起来,下面有一个接头的暗号,这说明周保中来过,这确实是一个抗联接头的地点。

于是,日本人认为这个男的不可靠,把这个人活活给打死了。

田仲樵不担心这个交接点被发现吗?实际上,抗联的秘密交通是非常讲究的。

如果一个月以上不使用,这个点就会被自动放弃。田仲樵已经被捕超过一个月,不再利用这个点,周保中那边就自动放弃,也就不会再有人在这接头了。但她知道这个地方一定是有抗联接头的痕迹,就利用这一点把她丈夫干掉了。
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设计杀死汉奸丈夫?田仲樵还活着吗孩子干嘛的


瞭望智库:真是一位传奇女性!

萨苏:我开始了解这件事情时候,觉得她是一个传奇。但是,后来田仲樵去世以后,我发现,她的故事所折射的,是我们整个东北抵抗日寇的壮举!

田仲樵是一个很刚强的女子,她一直挺到了抗战胜利。

她家是做生意的,受过一定的教育。她应该受过很重的伤,以至于终身未育,索性领养了一个孩子。我们去采访她的时候,印象都是:老太太超乎常人地刚强!

当时,她正在打吊瓶,医生说她不能接受采访。然而,她一听我们是来采访抗联的,她两手一掐输液针,把带血的针头“啪”地一甩,说:现在就可以采访。

瞭望智库:当时她多大年纪?

萨苏:当时她已经将近90岁。她去世之前两周陷入神志昏迷的状态,开始叫不断地喊叫,说出的那些话都特别让人毛骨悚然。

瞭望智库:她在说什么呢?

萨苏:最后,我们终于明白她在说什么——她是回到了那个被审讯的时候。我们这才知道她当初在日本人手里受了多少苦。一般女性在遭受酷刑之后,可能会乱供出一些东西。但是,田仲樵没有口供,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共产党员。后来,日本人就一直关着她。那时候,她已经精神失常了。

被从监狱里救出来后,田仲樵在医院里接受治疗,逐渐恢复神智。但是两条腿都被打断了,不能动。

抗战胜利后,有一天,她突然听到有人在旁边讲话:在九十九顶子山的上游,有一支部队在活动;拉林河上游还有一支部队在活动,也不知道是土匪还是打散的伪军。

她问了一些细节之后,断定他们是抗联。

田仲樵要接她们回来——两条腿都断了,就让人架着上山去。
抗日女杰田仲樵怎么设计杀死汉奸丈夫?田仲樵还活着吗孩子干嘛的

用反间计清除投敌丈夫

在采访田仲樵事迹的每一刻,记者感受到的都是一种深深的震撼,甚至为这位伟大坚韧女性的传奇感动得颤栗和落泪。这位一生充满争议、饱经无数苦难,当时共产党在东北抗日联军中职务最高的妇女领导人经历了14年怎样艰苦的烽火岁月。有一点记者知道:当身边的战友们在枪林弹雨中倒下、当用反间计清除了叛变的丈夫、当在监狱中被敌人的酷刑折磨侮辱逼疯的时候,她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由李范五介绍入党

田仲樵,化名苏维民,1907年出生在穆棱县八面通高丽营子村。二十世纪初,朝鲜被日本占领,一些流落到中国东北的朝鲜抗日分子组成义军,秘密从事反日活动。解放后与田仲樵共同生活几十年的其侄子田军告诉记者,“我三个姑姑先后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不是偶然的,当时作为开明士绅的爷爷田秀山与7名朝鲜爱国志士结成兄弟,这7人当中有一位就是后来在哈尔滨火车站刺杀日本高官伊藤博文,名扬中外的朝鲜民族英雄安重根。”

1931年在民族罹难的危亡时刻,田仲樵义无反顾地参加了革命,1932年由后来的黑龙江省省长李范五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是东北14年艰苦卓绝的抗战中,唯一的一位女中心县委书记,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筹委会委员、军委委员,中共吉东特委委员,吉东省委委员、巡视员,成为当时在东北抗日联军中职务最高的女性领导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