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时间:2017-02-08 15:15:12来源:168看看网

要知道,解放战争中,除了正面战场的惨烈拼斗之外,领导人的指挥,军队的后勤,谍报人员的信息传递也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红色女特工黄慕兰便是中国女特工的代表人物,近日,110岁红色女特工黄慕兰辞世,这位曾经营救过周恩来的女特工去世引发很多人的遗憾。据悉黄慕兰陈志皋的爱情也是可歌可泣的,那么为什么解放战争胜利后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陈志皋为什么去台湾?他们的八个孩子子女现状怎么样了?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110岁红色女特工黄慕兰辞世

近日有消息称110岁的红色女特工黄慕兰于2月7日在浙江杭州辞世,这位出身书香名门的老人,1907年生于湖南浏阳,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将一生最光辉的岁月投入革命。

 黄慕兰,1907年出生,是中共早期的妇女运动领袖和特科重要成员。她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时,曾营救过周恩来、关向应等中共领导人。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黄慕兰陈志皋的八个孩子现状

陈志皋,源出渤海陈氏,世居海宁盐官镇,其父陈其寿是清朝二品大员。初肄业震旦大学,继获上海法学院法学士,遂留学法国专攻法律。回国后执行律师业务,被推为全国律师公会常务理事。抗战时,担任全国赈济委员会广东、福建二省特派委员,并兼广东省政府委员。抗战后,担任上海通易信托公司常务董事兼总经理,并应聘上海法政大学教授。之后去台,执行律师业务逾三十年。1988年因心肌梗塞病死于台北,享年79岁。

黄慕兰陈志皋有一子三女,子文中电脑博士,女允中地质矿学士,女大中、一中均电脑学士。孙女弘莘文学士。均在国外任职,业有所成,堪称存德裕後,兰桂腾芳。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陈志皋为什么去台湾?

1950年春,中央为了打破美蒋对中国的经济封锁禁运,秘密动员有海外关系的爱国人士,志愿外出,通过各种渠道,为支持国民经济的恢复工作和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做出贡献。经中央同意后,陈志皋便偕彭庆修一起去了香港,后又去台湾。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陈志皋初到香港时,曾通过法国的关系向中东购得原油10万桶运回国内,支援了祖国建设。1953年,黄慕兰去北京时,曾问刘少文:“抗美援朝已经取得胜利,志皋的内引外联任务亦基本完成,是否可以让他回国?”刘少文说:“你可以去信去电问问,看他自己的心意如何?”黄慕兰遂托一位过去曾受过陈志皋帮助的理发店老板,给在香港的陈志皋汇去800元钱,并寄语说:“如今内外债务已清,君盍归来乎?”陈志皋复书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决心偕彭去台湾“说项归刘”。为使黄慕兰放心,陈志皋跟黄慕兰约法三章:一、决不反共;二、不做官,只做律师;三、不与黄慕兰离婚。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黄慕兰见陈志皋坚持赴台,怕因为自己的关系对他有危险,遂去法院申请单方面与他离婚。陈志皋得悉后,立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寄给黄慕兰,表示:“决不离异,决不有负!”又电告法院,坚决反对片面宣判离婚,退回了法院的判决书。

  黄慕兰既同意陈志皋偕彭庆修外出,又不能公开他们此去的目的和计划,因而他们的这桩特殊婚姻,便以这种特殊的方式维系了下来。然而,这桩特殊婚姻和陈志皋特殊的出走方式,无疑在黄慕兰的感情上造成了深重的创伤。

  1988年,陈志皋在台北病逝。1998年陈志皋去世10周年之际,黄慕兰曾写下一首五言长诗《志皋仙逝十周年纪念抒怀》,以示悼念。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黄慕兰的四次婚姻

 黄慕兰一生结过四次婚。她的第一次婚姻,是典型的封建包办婚姻。丈夫是父亲一个朋友的儿子,此人吃喝赌嫖抽“五毒俱全”,令黄慕兰非常头痛。与第一任丈夫生活了不到一年,,黄慕兰便于1926年初逃婚去了汉口,并从此参加革命。

  除第一次婚姻外,黄慕兰的另外三次婚姻都是属于典型的“革命联姻”。 1927年春,在董必武、瞿秋白等人撮合下,逃离包办婚姻的黄慕兰与中共中央机关报《民国日报》主编、中共中央军委机要处主任秘书和警卫团政治指导员宛希俨在武汉结婚,婚后生有一子。1928年,宛希俨在赣南领导暴动时牺牲,她把儿子送到宛希俨的老家,赴上海任中共中央书记处秘书兼机要交通员。在上海,黄慕兰遇到了在武汉时就认识的新任中央委员贺昌,两人很快产生了革命情谊,在征求周恩来的意见、得到组织同意后,黄慕兰开始了她的第三次婚姻。贺昌是中共历史上最年轻的中央委员。婚后不久,贺昌调往中央苏区担任中央红军的总政治部副主任,后在战斗中牺牲。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黄慕兰陈志皋怎么认识的

1932年1月25日,黄慕兰的父亲去世。因为营救工作的需要,黄慕兰没有回去。但家里给黄慕兰的电话是从陈志皋的律师事务所转来的,所以组织上就决定由戚元德将黄慕兰送到申江医院暂时隐蔽起来,对陈志皋则说是回家奔丧去了。

 申江医院是中共地下党办的,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上,是专门为党的领导看病而设,有时也作为重要的中央领导来往接待的中转站。那段时间,上海爆发了以19路军为主的抗击日军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上海民众万众一心,支援19路军,但黄慕兰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在申江医院呆着,直到3月初“满七”后,才敢走出医院。

  1933年3月中旬,陈志皋的父亲陈老先生也因病去世。这个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世界与中国》杂志社的编辑陈高佣和校对员程仲文突然在江西路的发行所里被捕了。出事后,孙晓村和李南香立即通知了陈志皋。但当时陈志皋正在家守灵,不能出去活动,只是把一些进步书籍转移出去。

  孙晓村、李南香建议黄慕兰到杭州去暂避一时,因为孙晓村准备到杭州他岳父家,在那里设法营救陈高佣和程仲文。经组织上批准同意后,黄慕兰就动身去杭州隐蔽起来。好在陈志皋的律师事务所里有电话,有事是可以电话联系的。

  黄慕兰在杭州时居住在孤山旁的俞楼。这是由曾国藩出钱,为清代著名的国学大师俞樾建造的三层别墅,地处西湖风景区内,周围环境非常好。当时居住在俞楼的是俞樾的后人俞陛云。俞陛云就是著名“红学家”俞平伯的父亲,曾考取进士,中过探花,点过翰林,是晚清很有名的诗人。

  俞太史公很欣赏黄慕兰是书香门第出身,欣然收她为徒,教她学习诗词格律。黄慕兰表面上隐居西湖,似乎沉醉于吟诗作画养尊处优的生活之中,实际上是凭藉陈家簪缨门第和俞老师一门风雅,在客观上起了保护作用,同时又有利于进一步开展与上层正义人士的交往,实施营救工作。

  黄慕兰和陈志皋都是各自父母最钟爱的子女,又几乎同时失去了父亲,不知不觉间似乎产生了某种同病相怜的情感。陈志皋对黄慕兰一见倾心,但他不是一个轻浮的纨绔子弟。他听慕兰说过,她的丈夫宛希俨在前几年牺牲了(跟贺昌结合的事没有告诉他),还有遗孤存在;又值双方都处丧父丁忧之期,他自然不好很快就向她表露求爱之意。黄慕兰已公开拜他的父母为义父义母,年龄又比他大,所以公开来往结交,彼此均以姐弟称呼。使他俩的感情不断靠拢的是,陈志皋在黄慕兰的影响下,充分利用他的律师身份和社会关系,为营救中共地下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出了大力。

  黄慕兰在杭州期间,不能公开出面从事营救工作,一直通过陈志皋的关系,在幕后参加策划各方面的营救活动,如营救陈赓、廖承志、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以及熊瑾玎、朱端绶、何实山、何实嗣等等。出于长久合作的意愿和确保营救工作的安全有效,陈志皋在接受黄慕兰委托的营救工作时,也十分小心谨慎,自己尽量不公开出头露面,而多半是通过熟悉可信的其他朋友出面去营救中共被捕的同志。直到后来陈志皋和黄慕兰结婚后,陈志皋才告诉黄慕兰:“我早就知道你并没有脱离共产党,如果真的脱了党,怎么还会有那么多营救政治犯的案子要你来委托我去办呢?”

  1933年,陈志皋正式向黄慕兰求爱。他执著地反复向她说明:父亲生前早就说过,夸她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希望她能做陈家的媳妇,他妈妈也看中了她,而且她跟他的弟妹们以至全家人都相处得很好,大家都欢迎他们结合,都支持这门婚事。

红色特工黄慕兰辞世,黄慕兰陈志皋为何分开八个孩子简介子女现状

相关内容